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雙峰歷史


雙峰國小70歲了,如果以一個人的一生來看,她也歷經了童年時期、青年時期、壯年時期、現在來到成熟期。透過對比學校和當時台灣大環境的變化,你對她會更了解哦!


雙峰國小大事
年齡

台灣大事
民國36年成立新店國校雙坑分班。
0
童年期
228事件
民國40年改稱新店國校雙坑分校。
4
日本放棄臺澎主權、戒嚴時期
民國45年奉准獨立為國民學校首任校長陳義厚。
9
美國軍援時期
民國51年改稱雙峰國民學校。(楊蘭亭校長任內)
15
石門水庫啟用、台灣進入電視時代
民國56年開始整地平土,辦理遷校事宜(劉相惠校長任內)
20
台北市成為直轄市
民國57年新建教室十二間落成(現為望峰樓),正式遷校;同年八月改制國民小學。(劉相惠校長任內)
21
青年期
義務教育延長為9年、國民學校改制
民國58年供應午餐並增設教室一間(現為潛能開發班)、廚房二間、廁所一間。(劉相惠校長任內)
22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施以特殊教育
民國59年趙淑真校長接任、65年陳長昆校長接任、71年陳茂良校長接任、78年江金炎校長接任。
23~42
台灣退出聯合國、煤礦災害頻傳
民國81年公路局核定台汽公司於北宜路增設『雙峰國小』招呼站。
45
環島鐵路完成、台灣經濟起飛期
民國82年學生數由76人增加到120人。(江金炎校長任內)
46
壯年期
行政首長首次進行選舉
民國83年試辦開放教育,學生數增加到160人。(江金炎校長任內)
47
台灣教改410大遊行
民國83年增建教室三間(現為曉樓),並完成駁崁護坡(教師停車場後方),擴增校地。(江金炎校長任內)
47
民國85年因教室不敷使用,奉縣政府核准改採學區制,學生數達260人。(陳光敏校長任內)
49
1996年公布教育基本法
民國89年新建攬翠樓落成正式剪綵啟用。(江新源校長任內)
53
首次政黨輪替
民國89年附設幼稚園正式成立。(江新源校長任內)
53
台灣加入世貿組織
民國94年老舊校長宿舍(現為第一停車場)拆除完工。(魏素鄉校長任內)
58
大學錄取率創新高
民國95年警衛室設置完成 (原本警衛室在現在的族語教室) (魏素鄉校長任內)
59
全球第109個禁止校園體罰的國家
民國98年人工草皮跑道完成。(張正揚校長任內)
62
成熟期
我要十二年國教大遊行
民國99年風雨操場建造完成。(張正揚校長任內)
63
五都選舉
民國99年台北縣升格為直轄市,本校改制為:新北市新店區雙峰國民小學。
63
民國101年徐韶佑校長接任校長職務、104年黃淑華校長接任校長職務。
65~68

民國105年圖書館改建完工啟用。(黃淑華校長任內)
69
人工智慧AlphaGo首次在圍棋擊敗人類

民國71年至今~雙峰壯年期

民國71年至今~雙峰壯年期  
    六月辣辣的陽光照在皮膚上有些刺痛,北宜公路雙峰國小的站牌一輛公路局的車剛停下,只有一個乘客下車,背著一袋畫畫的工具和簡單的行李、年輕略顯靦腆的臉龐戴著眼鏡,剛自軍中退伍,他掩不住內心的喜悅,終於能發揮所長教育學生了。公車站牌幾步路旁,是碎大理石片妝點的校門,沉穩的站在那兒等他,要到校園裡得拾階而下一道陡長的階梯,兩旁土坡雜草長得快過腰際。這是一所六班的小學校,眼前只有右邊一排兩層樓木門木窗的教室建築,中間大柱上一塊民國五十六年的竣工紀念牌,印刻著「百年樹人」幾個大字,教室更遠處是一片高起的相思樹林,靜靜的守護著由磚砂和草地組成的操場,一群穿著制服的孩子正在玩爬竿和浪橋,盡是快樂的嬉鬧聲,他想自己也是一個窮鄉僻壤成長的孩子,這所山林裡的小學讓他有種特別的熟悉感。
   一個學生發現他開口就問:「你是新來的老師嗎?」,
   「是啊,請問……」還等不及他說完,小女孩拉起他的手說:「昨天工友伯伯把豬賣了,今天廚房午餐有加菜哦!豬舍就在靠近廚房那兒,我帶你去看。」忙碌的學校生活就此一年又一年展開。
    常常進到教室,桌上三不五時是小孩從家裡帶來的一小袋香菇、橘子或竹筍,「老師,囝仔你盡量牽教,拜託你了!」孩子的家境普遍清苦,除了務農外有半數得在外做工貼補收入,他心懷感恩,知道這一份家裡自種的蔬果蘊藏著對老師的敬意和信任。
   
   「各位老師,雙峰雖然是偏遠小學,在大家努力下,我們出版的校刊『雙峰兒童』已經連續六年獲得全縣的特優獎項。」一次會議上校長滿懷喜悅的鼓勵老師,台下老師們頓時響起鼓掌聲,校長話鋒一轉,接著說:「可是我們的學生越來越少,這一屆畢業生只有8名,必需申請開放學區讓更多學生來這裡就讀,大家意見如何?」校內有幾位陸續調到雙峰的年輕老師們,十分願意投入,正是學校改變的機會。校長曾經找他晤談,討論申請全縣的開放教育試辦學校,希望他能隨教育局參訪團到日本緒川學校吸取經驗,有幾位因喜愛大自然的環境特別將孩子帶來雙峰就讀的家長,也親力親為參與老師設計課程,彼此間以教育好孩子為共同的目標。
    「老師們,今年我們到雙峰山下辦畢業餐會,餐食、桌椅和學生有家長自家的發財車接送,雜事我們會打點好,放心啦。」猶記得一卡車歡樂的小豬仔,乘著夏夜涼風駛向山間的翠峰路,師生天南地北的聊笑聲不斷,家長親手烹製家常菜餚、點心,暖了胃更暖了心,直到深夜活動將盡,燃起盞盞天燈,一句句祝福的話語、一個個小小的心願,隨著黑夜冉冉升空,家長和老師間宛若一家人,一起克服許多困難,創造許許多多美好的回憶。
   「老師,我好想去畢業旅行,但是媽媽說家裡經濟困難,付不起旅費,可是我……」話還沒說完,眼前的孩子止不住簌簌而下的淚水,一旁幾個孩子也紅著眼眶,圍著老師不發一語。
   「別哭,我知道你們的困難,我們一定能想出辦法籌措旅費。」他堅定的安慰著學生。
     輾轉難眠的夜,也和隔壁班的老師商量苦思各種方式後,兩位老師和學生決定進行為期兩周的「六年級賣早餐」活動, 在家長的支持下,學生在家自製早餐賣給全校,大家齊心協力,所得全數平均分攤畢業旅行的費用,圓了許多小孩的心願,從中也學習到克服問題、動手實作的能力。
  
   「陳老師,雙峰數學學習步道和語文自主學習單初稿完成了,還有一小部分需要和您討論……」;
   「鄭老師,這學期以海為主題的校外教學,目前選定了東北角幾處海岸,需要行前探勘規劃課程,我想和您確認……」;
   「王老師,您是否需要圖書館協助班級書箱,上次您建議的昆蟲主題書展,幾個圖書志工家長已經完成布展囉!
   校園裡,老師和老師間、老師和家長間,為著創新的教學、優質的學習攜手耕耘著,不過幾年的光景,溫馨的校園文化、開放活潑的多元教學方式,好口碑吸引許多學區外的家長帶著孩子前來就讀。
   「好消息哦,縣政府已經核定增建教室經費了,學生人數一年比一年多,教室不夠啊!   「望峰樓和曉樓空間已不夠兩百多名學生使用,可是學校位於水源保護區內,要蓋校舍光是環境評估和水土保持的程序,難度會較高,不知道工期要多久。」家長的關心和憂心都有,所幸在學校的努力下,鄰近北宜公路邊駁坎下方的攬翠樓順利於民國89年完工使用,同年也設立了幼兒園,孕育更多莘莘學子。
    「老師,山上冬天常下雨,我們好幾次體育課都沒場地舒展筋骨呢,而且操場崎嶇不平,大雨後就泥濘不堪……。」這是多年以來孩子的心聲,在攬翠樓完工後第十年,終於在學校的積極規劃下,爭取到經費改善了人工草皮的運動場,還增設了風雨操場,讓孩子的體育課能不受天候影響。
     信步走在兩旁綠樹成蔭的翠林路,校園的樣貌已和三十年前大不相同,不變的是教育的初衷,他感到無比的欣慰,這塊園地有那麼多有專業又有愛心的夥伴一起投入,奉獻青春年復一年陪伴孩子經歷酸甜苦辣的歲月,一批批的孩子離開校園,又一批批進入校園,而園丁始終在,而愛始終在。

(吳淑芬撰文/本文為口頭採訪校友及曾服務過雙峰的師長後依當時歷史背景撰文,人物皆為化名,以呈現當時學生在校生活)

民國57年至民國70年~雙峰青年期

民國57年至民國70年~雙峰青年期
    清晨孩子們三三兩兩步行上學,大崎腳、銀河洞、蕃薯寮都有同學,阿洪家住得最遠,要越過四十份走到翠峰路底,每天要走一個多小時。這學期他分配到上午班,他心裡想著:
   「昨天放學後做完餵豬、砍柴、燒水的家務,已經10點了,自己累得在煤油燈下趴著睡著了,功課還有一些沒寫完,等一下老師檢查作業怎麼辦……」正在忐忑不安的時候,他最要好的同學阿進匆匆趕上喘吁吁地問:「你今天有帶畚箕嗎?我爸媽這幾天煤礦場工作很忙,沒空幫我做畚箕。」
   「慘了,我也沒帶,可是下午要到新校區搬土,我們是一組,沒工具怎麼辦?」阿洪心情又更沉了些。
   「新校區的土丘好大,不知要搬多久,才能變成平地?」阿進伸出一雙彷彿永遠也洗不乾淨的手搔搔頭,露出一排白牙,自顧自的解嘲說:「我們好像愚公在移山哦!只是我們是一群小愚公,哈哈哈~
    兩個人聊著不一會兒就走到雙峰路口的校門,一字型成排的石頭厝建築,牆面雖上了一層洋面灰,仍經不住風吹雨打一片片剝落,露出了石頭堆砌的表面,這一排建築隔成七間教室,一間用作辦公室,空間根本不夠用,才會分成上下午班二部制教學,建築物的前方還有一大片空地,住在離學校近的雙坑 、十分子和湖閃坑的小孩,在玩橡皮筋、騎馬打仗的遊戲,還好新校區已經在整地了,希望很快大家就能一起上課。這一方小小的園地,是雙坑里兩三百個孩子的學習基地。
    隔年,學校遷到北宜路旁,新建教室在社區引頸企盼中落成,是兩層樓共十二間教室的建築,雙坑分校並更名為 「雙峰國民小學」,全校共9班,每個班有4050個學生。學校為住得比較遠無法每天通勤上班的老師,在左右兩側四個樓梯間隔了簡易的房間,有四五位老師就住在學校裡,以校為家。
    操場上一片碎石砂土,雖然連籃球框都沒有,老師只能帶著學生跑跑步,做做簡單的體育活動,和之前狹小的舊校址空間相比,已經滿足不已了,大家的腳步邁得更開、嘴角更上揚了。

   「各位小朋友,老師現在發下蛔蟲藥,全班都要記得按時服用,上次有頭蝨的同學請到前面領藥。」小朋友一個個魚貫排隊領取藥物。
   「終於發藥了,我阿嬤說我瘦巴巴的吃不胖,肚子裡一定有蛔蟲……」阿洪說。
   「坐我旁邊的阿香頭上有白白的頭蝨卵,我也被傳染了,頭好癢啊!」阿進一邊抓頭一邊說。兩個人領過藥,謝過老師,背起書包回家去了。
   「你看,有一輛貨車駛過來了,咱們來比賽看誰跑得比貨車快。」阿進拔起腿跑,阿洪跟在後頭追,碎石路鋪成的北宜公路上,迴盪著兩個天真活潑的孩子笑聲,童年的時光啊!

   「阿進,學校隔壁那戶有錢人家的桃子樹成熟了,紅通通的看起來很甜耶。」阿洪眼睛望著垂過學校的大桃樹,一臉欣羨的說。
   「阿婆仔說一顆要五毛錢,你有多少?
   「記得去年我拿著撿媒渣存到的錢跟阿婆買,隔天她卻大聲嚷著我偷吃了桃子,害我回家被媽媽罵了一頓。」阿洪委屈的抱怨道。
   「啊~,那算了,打鐘了,我們去吃午餐吧,家裡都沒什菜,學校的午餐真的很好吃,我等一下要多吃兩碗哦!」阿進加快腳步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阿洪追上阿進,想到午餐時間不禁開心了起來,「我家的餐桌上好久沒看到肉了,每天學校的午餐,我都不剩一粒飯。」
    從民國58年起,學校供應午餐,廚房的飯菜香,是普遍營養不足的鄉下孩子最期待的味道。
  
    那年夏天,驪歌輕唱,在新落成校舍的二樓教室辦了第一次的畢業典禮,老師把隔間的木板推開,兩間教室布置成簡單隆重的會場,阿洪畢業了,身上穿著的是去年買的制服,袖子和長褲已經折了兩三摺還略大了些,看看身邊的同學,都和他一樣,阿進還開玩笑說:「這身衣服可以演歌仔戲了!」當時大家都能讀國中,接受國民義務教育,不用參加考試了,媽媽說制服買大點可以穿到國中。

    在雙峰國小畢業的同學們,大多都跟著父母搬到新店山下或是台北市區,阿洪是屈指可數留下來的,他喜歡山上純樸的生活,離不開這片從小生長的地方,跟著父母學種茶,每天他都會經過舊校址,建築物一年比一年斑駁,但童年的記憶不會斑駁,隨著時光流逝,卻更鮮明了。

民國36年至民國56年~雙峰的童年期

 民國36年至民國56年~雙峰的童年期

       明仔今年七十八歲了,他是雙坑國校(雙峰國小前身)創校第一屆的學生,當時是「新店國校雙坑分班」,校址在現在的大山無價餐廳一帶,是一戶林姓人家提供的自家宅院,雙峰國小的根就在那兒萌芽。

  滿頭白髮一臉慈祥的他,穿過流金歲月回到童年,娓娓道來他兒時的求學生活,幾乎要被遺忘的雙峰國小老故事啊……
    不等公雞啼叫,天才剛濛濛亮,住在蕃薯寮的阿明就趕緊起床,穿上阿母用麵粉袋子裁縫的新短褲上學,因為這天是畢業的日子。
  回想這一段數也數不清、光著腳丫子走路上學的日子,從家裡到學校每天得來回走兩個多小時,蕃薯寮到學校約5公里,一步步踏在碎石鋪成的北宜公路上,腳早就因長了厚繭不覺得疼痛,只有冬天比較難受一些,公路上偶有車輛駛過便揚起漫天的塵土,就算摀起口鼻,還是滿臉黃沙,這是每天的日子,其實阿爸很不願意他去上學,家裡有做不完的勞動需要幫忙,還好大哥常常為他攬起工作,讓他躲在豬舍的角落念書,總算是讀完小學了,望著靜靜矗立著的雙峰山,他心裡有不同的想法,他想上學,他想讀書,未來才有可能不一樣。
    那時,班上有十幾個同學,他的幾個好朋友,阿龍、鋒仔生活一樣都很艱苦,尤其是住在四十份的阿龍來學校的路上還得渡河,下雙坑溪底,有一次前夜下大雨河水漲得老高,個子瘦小的阿龍等不及哥哥背他過河,擔心上學遲到,不顧危險過河,被湍急的河水沖走,載浮載沉時,幸好一位在田間耕作的農夫看到了,用魚網救了喝了一肚子水的阿龍上岸,後來,阿龍的爸爸趕過來,沒問原因,見了他就是一陣責打。
  盡管如此,阿龍還是沒放棄求學,因為來學校教書的老師讓他很感佩,老師除了薪資極微薄外,從新店來學校的交通實在非常不便,每天要搭輕軌煤車上山來教書,由於載客量很少,班次間隔也長,老師們還願意克服辛苦教鄉下的孩子,不論是大人還是小孩,對老師可是打從心裡尊敬不已。每回村子裡大拜拜,家裡不管生多活清苦,都會邀請老師到家裡吃拜拜,人情味十足。
  已經要畢業了,操場和教室還在建設,一本國語課本教了好幾學期還沒教完,早上上課、下午就一鋤一鋤的鏟著泥土,一塊一塊的搬著磚,學校在大家一點一滴的努力下,慢慢有了樣子,在還沒有翠峰路這塊校地前,有一段時間還借同學家的客廳,十幾個小孩擠在一起上課。
   
 物質匱乏又平淡的生活,讓日子稍有不同,便特別有滋味。
    明仔望著矗立的雙峰,回憶著說:當時,有一位響應「十萬青年十萬軍」的王老師,很讓人懷念,民國38年從中國來台灣後落腳在雙坑里教書,他撰寫劇本,找大家演「浩氣長存」的話劇,一個打倒毛澤東的愛國故事,我們還代表學校演出,這樣新鮮有趣的方式在當時是少見的,他很會鼓勵學生,至今我還留著他畢業紀念的留言。
  當時幾位老師相信:鄉下的孩子也能念書走出一條路,一位老師這樣說:「我就不相信山上不能蓋高樓大廈。」從一年級入學開始,就教高年級握著學弟學妹的手,一筆一畫學寫字;老師自願幫學生加強功課,要繼續念中學得要通過考試,成績最好的那一屆,鋒仔那一班,二十幾個學生只有一個沒有考上國中。
    瘦弱的阿龍每天中餐便當盒是清一色的白飯加上一小條醃蘿蔔乾,還好有美軍的軍援奶粉補充點營養,老師會指定學生,在大鐵鍋裡倒進麵粉,適量的水慢慢煮滾,再加入奶粉攪拌均勻,奶香四溢,對當時窮苦的孩子來說真是人間美味啊!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句話在阿龍身上應驗了。當時新店地區有寶豐、正和、勝裕等幾家煤礦開採公司,其中一家開採雞心尖公司的老闆娘,正為最近開採的情形不順利,好幾次礦坑內有崩塌,導致人員受傷而煩惱不已時,卻在夢境中看見一位滿臉白鬍鬚的老人,向她抱怨後背部很不舒服。夢醒後,她越發覺得那位白鬍子老人彷彿是福德正神,便決定在山腳下蓋一間土地公廟,虔心祭拜祈求開採礦坑平安順利,所以才有了現在山腳下的土地廟。而阿龍和鋒仔當時因早晚上放學都會經過土地公廟,便受託早晚點香膜拜,酬勞是一個月十二元,當時一尾魷魚大約是五毛錢,對兩個清苦的孩子真是不無小補。
   
  一年中難得會有「遠足」,是所有小孩都期待的日子,就算用雙腳走得再遠,能離開學校去玩去開眼界,有哪個孩子不愛呢!明仔記得去過北投,清晨必須兩三點就起床,先徒步走到新店火車站,再坐火車到北投;也曾去過烏來,搭乘運木柴的鐵道輕便車,看到白絲絹般的瀑布傾瀉而下的美景,對泰雅原住民與漢人文化的迥異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

    明仔感慨的說,前幾年幾位教他們的老師都作古了,只要辦同學會都會邀請小學老師一起參加,大家十分感念他們對鄉下孩子的付出。「雙峰真正是個好所在,地靈人傑出將才,創校至今已七十個年頭了……,今年我想要跟學生一起去爬雙峰山,咱們以早不曾爬過。」老當益壯的明仔想登上山頂,看看這一片哺育許多雙峰囝仔成長的大地。